丝瓜视频色

2021年11月10日 Off By admin

> 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请温柔

念穆沉默了。

即使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,但是她能肯定,这件事跟阿贝普肯定有关系。

但是,这个人是钱教授,还是他手下的研究员,或者是莫闲?

莫闲见她不说话,小心翼翼问道:“念教授,您是觉得不方便吗?”

念穆回过神来,没有当面试探她,“没有,只是有些意外,毕竟钱教授的研究方面我没有接触过。”

“其实钱教授的研究已经到了临床阶段,但是遇到了一些困难,他们的团队为此苦恼了一个多星期,把所有能问的人也问过了,您知道的,每个教授都是以自己的研究为主,即使钱教授跟他们求助,他们也没能分出多少的时间来。”莫闲语气无奈地跟她解释着现在的情况。

念穆明白,只是有些意外,“钱教授的研究已经到了临床的阶段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怎么没有搬实验室?”念穆知道,那个政策是针对自己的,慕少凌为了把她绑在T集团方便观察才会这么做。

但是政策已经出来,没有可能不执行到底。

钱教授的药物研究既然已经到了临床阶段,为什么没有搬到T集团这边的办公楼?

Your Smile

“因为总公司的人说了,现在的楼层已经安排满部门,没有地方能够腾出来,所以让钱教授在华生继续研究。”莫闲解释道。

念穆一直在这边忙着,没有注意那么多,想来,慕少凌安排她搬实验室的时候,已经想好一切。

“我知道了,那说说,钱教授那边是什么情况?”念穆询问道。

电话那头的莫闲顿了顿,“这个,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,我这边有一份文件,不如我发给您,您一看就会明白。”

“好,等我看完了到底是什么困难,我再给答复。”念穆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,而且,她也想要借着这件事,来试探一下,到底谁,才是阿贝普安排进来的人。

恐怖岛的人很多,她即使在那里待过三年,但还是没有把所有的面孔认清楚。

而且这是阿贝普策划的,他自然的会把所有人都隔开,彼此谁都不认识,除非是在同一个时间,在同一个据点吃解药。

“好的,我现在马上发给您。”莫闲说着,把文件发到念穆的邮箱上,“念教授,已经发送过去了,您收到了吗?”

念穆走到书桌旁边,看了一眼,“收到了,我先看看。”

“好,我这边等您的答复。”莫闲说完,主动挂掉电话。

念穆把文件下载到电脑上,打开,看着里面内容。

内容不是很多,主要指出了在准备临床实验上所遭遇的研究问题。

看着一道道的化学公式,念穆皱了皱眉头,这个的确复杂,但是被阿萨调教出来的她,这些都也算不上困难。

她能帮……

而且最重要的是,阿贝普说过的话,如果她拒绝帮忙,钱教授定然不会说什么,但是那个幕后帮阿贝普做事的人,肯定会公事公办把这些告知于他。

到时候,倒霉的还是自己。

所以,无论这个背后的人是谁,她都要答应下来。

看了一眼时间,念穆给莫闲回了一条消息,“我明天过去公司一趟。”

莫闲很快有了回复,“好的,谢谢您,念教授,明天见。”

念穆看着莫闲的回复后,给阿木尔打了一通电话。

电话被接听,他那边的环境吵杂得很,“阿木尔,在哪里?”

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,他怎么还在外面,而且听着那喧闹的音乐声,好似是在酒吧。

“我在酒吧,在执行任务。”阿木尔穿过人群,一边往酒吧的门口走着,一边下意识地欺骗她。

他不是在执行任务,而是想到了慕少凌跟念穆现在住在一起,他心里便很不舒服,怎么也睡不着,于是来酒吧喝酒。

念穆皱了皱眉头,他才回来没多久,阿贝普就给他派发任务了?

这也不是没可能,但是大部分时候,刚执行完任务的人,都会有一个假期休息。

“真的在执行任务吗?”念穆跟他确认道,在岛上的时候,他就不太喝酒。

有时候有些人怂恿他去喝酒,但是他每次都以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给拒绝。

三年来,她看见阿木尔喝酒的次数用两只手能数得过来。

“真的。”阿木尔沉默半刻,还是决定继续欺骗,他不知道要怎么解释现在自己的这个情绪。

不对劲……

念穆也不会理解,他为何会这样,因为她一直把自己当成弟弟来看。

“怎么这么晚还没休息?”阿木尔走出酒吧,听着她那边的声音,没有听到,除了她意外的声音。

所以慕少凌没有跟她在同一个房间……

阿木尔偷偷的窃喜了一下,他们只是在一个屋檐下,还没亲密到在一个房间。

那是不是只要他继续为念穆着想,保护她,自己还是有机会的?

念穆想起正事,连忙说道:“对了,我怀疑华生制药有阿贝普的人,但是我现在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,我想让帮忙调查,我要知道那个人,才能掌握住主动权。”

“阿贝普给任务了?”阿木尔问道。

“他一直有给我任务,还是那些,但是我现在的情况很被动,说不定他安排的那些人都知道我的存在跟我的任务,但是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念穆无奈得很,她自己也能查,但是现在多重差事在身上,她又怎么能抽得过身来?

除非不睡觉……

“只需要按照他给的去执行,无论是什么任务,都是一样的。”阿木尔提醒道。

“阿木尔,知道的,他是我什么人,如果可以,我真的不愿意伤害他,但是现在,我没有办法,才要听那个男人的话,可是,这不代表我就这样子言听计从,我要知道那些人,知道他们的任务,这样才能化被动为主动,同时,让他将来受到的伤害,降到最低。”念穆说道,慕少凌是念念的父亲,她认为,阿木尔会懂。